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破防”的房多多 还有哪些资本好故事?

2021-06-06 14:03:46浏览:72编辑:彼此的过客

“破防”的房多多 还有哪些资本好故事?

如果将上市作为分水岭,那么上市前,房多多的营收呈逐年增长,而自上市后,房多多的亏损正在不断扩大。

上市前的房多多,2017-2019年营收分别为17.985亿元、22.822亿元、36亿元。而上市后则开始走下坡路,从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单季度营收分别为2.721亿元、7.377亿元、8.191亿元、6.224亿元。同比分别下滑了-58.52%、-22.20%、-13.59%和-40.57%。

今年一季度,房多多的营收更下滑至2.91亿元。房多多非但没有借助资本市场腾飞,反而一个下冲,归母净利润负增长,从2020年第一季度至2021年第一季度,房多多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6亿元、-1399万、2191万元、-9176万元、-1.02亿元。

“破防”的房多多 还有哪些资本好故事?

业绩下滑原因是疫情吗?

虽然疫情有所影响,但房多多营收的下降似乎不能完全扣在疫情上。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额接近17.4万亿元,同比增长了8.7%。同期,房多多平台上促成的房屋交易额下降了14%。

同一时间,贝壳营业收入为705亿元,同比增长53.2%;全年净利润达27.78亿元,首次实现美国会计准则下的全年盈利。而截至2020年末,贝壳GTV突破3.5万亿元,GTV增长至3.0倍。

排除外界因素影响,就剩下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行业竞争的加剧。

房多多一直自诩为独立第三方平台,但贝壳、安居客的出现打破这样的平衡。在左晖决定做贝壳时,业内都指责他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但从结果看,左晖的选择是正确的。当初,责难声最重的58同城,如今也将旗下的安居客向同样的方向发展。

对手们实力强劲,还舍得大手笔投放,通过补贴和佣金迅速占领市场,成为贝壳们快速占领用户心智的方法,但房多多认为恶性补贴不会带来可持续的增长,便放弃了支付补贴的决定。而这一决定让房多多在业务上承压。曾熙也表示,不参与恶性补贴给公司带来了短暂的压力。

2020年,房多多的交易规模和收入均出现下滑。2020年,房多多促成的总闭环交易GMV(交易总额)1811亿元,同比下降14.0%;实现收入24.5亿元,同比下降31.9%。

虽然放弃补贴,但是眼看着贝壳市值已经达到644.39亿美元、正在朝向千亿市值进发,房多多也并非不急,去年第四季度,房多多开始大规模的进行品牌推广和宣传,销售费用达到0.32亿元,增幅高达88%,看上去不多,但要知道,而其全年销售费用也只有0.38亿元。

如今,房地产商也开始在线卖楼,加上互联网巨头的加入,房多多不得不变。此前,房多多一直强调独立第三方的属性,段毅对外界承诺,“做独立平台,不自雇一个经纪人,不开一个线下店;捍卫每一个平台商户的正当利益;不侵占任何一个商户的私有数据。”

但潜移默化中,这一定位也在改变。去年11月,房多多宣布入股中原集团旗下加盟服务运营平台原萃,借由入股,房多多完成了由线上到线上线下的一体化转型之际,但也丢掉了“独立第三方平台”的属性。

放弃“独立”,是为了有更强的筹码参与竞争,拥抱更大的市场,这是房多多当前想要扭亏最根本的手段和方法。

/03/

估值“破防”

竞争加剧、资本市场不买账

当初顶着高光上市,源自二级市场投资人对SaaS类项目的追捧。尤其是在美国市场,Salesforce、Zoom、Slack都是这一领域的超级明星。SaaS与产业相结合,给了科技含金量较低的房地产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明天。

房多多的SaaS业务跑了几个季度后,业务质地浮上水面。2019年11月,房多多上市时的发行价为13美元,截至6月4日收盘,报价为3.17美元,跌去超过7成。

SaaS相关的创新服务业务发展几年仍然不见成效,当前,房多多面临两个问题,

其一、创新服务是否还会持续发力?

创始团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曾熙曾表示,房多多有两个核心优势,第一是聚集了中国最大的经纪人群体且高频在线;第二是过去十年积累了提供系统解决方案的能力。“基于这两个优势,我们会坚定不移地去推动开发商更快地上线,帮助开发商建设上线所需要的系统和运营服务。”

其二、房多多所拥有的核心能力壁垒有多高?

业内做服务的不少,比如贝壳。目前,贝壳的生态内已经有将近300个品牌,4.7万家门店和近50万经纪人入驻。大量的数据让贝壳拥有强大的数据体系,可以为平台上的经纪人、门店经理还有平台服务人员进行服务,将作业流程线上化。从整体看,这种服务仍然是在房地产交易范围内的线上化操作系统。

另外一类比较具备代表性的就是明源云。明源云从企业ERP起家,如今转型为营销SaaS服务商。主要服务对象就是房地产企业。

可以说目前,主流的传统房地产企业都曾经使用过明源云的ERP系统。

明源云的SaaS业务主要细分为云客、云链、云采购、云空间等,涵盖房地产开发商运行的各个环节。其中云客在疫情环境下增长迅猛。2020年,明源云迅速推出了掌上售楼,集合线上传播、数字展厅、线上开盘等功能。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第四季度,房多多也推出房云SaaS。在功能上,房云SaaS旗下自渠宝产品上线门店智能推荐、商户动态、销售员网店、高意向访客触达提醒等全新功能,帮助案场销售在B端快速启动经纪商户。同时,私域营销工具也同步上线至房云APP,支持开发商发起直播、短视频获客、楼盘一键生成VR、C端用户在线带看等新玩法。

大家的玩法相似,竞争也无疑会更加激烈。

从产业端看,有贝壳、安居客等巨头,从SaaS服务看,还有从ERP转型而来的明源云和一众中小玩家。

房多多还有机会吗?从前者看,房地产经纪呈现强者恒强的互联网属性,规模越大,则实力将越强;而从后者看,2020 年百强房企中,明源云合作了 97 家,客单价从 370 万提升到 610 万元。两个方面总结下来,竞争激烈的行业中,房多多的成绩单算不上优等生,未来需要更强的团队执行力和更快的速度,方有反超的机会。

今年,房多多发生了一项重要人事变化,刘天旸正式担任房多多高级副总裁。而这位新任的副总裁,目前还任中原集团董事、中原地产副总裁、原萃总裁和几亩置业总裁。

房多多是原萃的大股东,刘天旸的加盟有何深意?据了解,刘天旸将负责二手房及创新业务,包括二手房交易事业部、挺好住和好房汇业务部。

二手房,极有可能是房多多继创新业务外下一个业务重点。

2020年,房多多二手房累计闭环GMV为731亿,同比增长15.26%。而在2020年全年,全国二手房交易金额7.3万亿,创下了自2015年以来最大值的交易额。

早在2014年,房多多曾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在二手业务上。但业务发展并不顺利,房多多在2016年把二手房的业务全面地收缩掉,回到了新房主赛道。这一次,重提二手房业务,房多多真的准备好了吗?

当前,房多多的市值为2.63亿美元,贝壳市值是其245倍。4月份,安居客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房产交易市场将迎来又一个巨无霸。面临“破防”的房多多,需要更多变化应对挑战。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优云推广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优云推广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