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时代、正商CFO们的春秋轮转

2020-09-10 07:58:29浏览:52编辑:浅蓝色の初夏

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房地产对金融有着极强的依赖性,正因如此,精于财技、长袖善舞的首席财务官,成为上市企业管理层中非常重要的角色。

但近期,房地产行业出现CFO离职潮,高管人员频繁流动的现象,主要出现在时代中国、珠光控股、烨星集团、粤泰股份和正商实业等中小型房地产企业当中。

时代邻里9月7日发布公告称,黄嗣宁因其他工作安排,辞任公司首席财务官,于2020年9月10日生效。同日,正商实业公告称,郭柏成已辞任联席公司秘书及首席财务总监职务。

随后不久,时代中国发布公告,黄嗣宁将获委任为该公司首席财务官,而郭柏成也于次日获委任为时代邻里首席财务官。

换句话说,黄嗣宁由时代邻里高升至集团担任首席财务官,同时拉来了郭柏成出任物业公司的首席财务官,看起来,时代成为了这次人事轮换中的主导。

另一边,正商实业及其物业公司兴业物联亦迎来一系列的人员调换。

或许,人事动荡背后是疫情带来的销售不佳与偿债压顶双重压力,但从更深层次原因来看,随着房地产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中小房企的生存更加艰难,在市场、销售、财务各方压力下,这类企业只能无奈地迎接一波又一波的走马换将。

几度轮换的CFO们

有人说,首席财务官是压力最大的一个职位,降低融资成本、缓解资金压力都是横亘在所有财务官面前的难题。

近两年,财务官离职的消息频现,但这种离职有主动,也有被动。

一方面,当个人前途与平台选择有冲突,或者个人与公司文化相冲突,均会导致高管主动离职;另一方面,随着企业的战略调整、人才引进,甚至因个人成绩、花边新闻等均可能导致高管面临淘汰,被动离职。

以时代中国为例,2020年以来,该公司首席财务官职位已经更换三人。其中,7月10日,黄永年因桃色事件影响被迫撤职,牛霁旻临危受命接任时代中国CFO一职,但两个月过渡期后,原时代邻里CFO黄嗣宁接任了上述职位。

短短三个月内,该公司首席财务官换了一轮又一轮,不免引起业内关注,但相较于行业内其他房企,时代中国的案例或许更特殊一些。

分析人士告诉我们,牛霁旻接任一方面能够顶替黄永年撤职出现的空缺,另一方面能够降低后者带来的负面影响,他的任职只有短短两个月,属于过渡阶段。

至于黄嗣宁,此次从时代邻里转任时代中国首席财务官,更多是集团内部的人事调动。

据悉,黄嗣宁早在2010年至今年二月,就曾担任过时代中国的高级税务主管、集团财务经理、财务总监等多个职务,随后才到时代邻里任职。

也就是说,他于时代中国任职时间长达十年,对企业财务、融资、投资者关系等有更深的了解,由他接任时代中国CFO职位,能够减少管理层之间的熟悉时间,更能减少CFO与企业之间的磨合时间。

与此同时,当黄嗣宁转任时代中国CFO后,正商实业原CFO郭柏成亦加盟时代邻里,补齐前者调任留下的空缺。

或许,时代中国CFO频繁变动更多是受到花边新闻的影响,但正商实业的人员流动则要从企业层面去分析——在郭柏成之前,正商实业财务总监就曾多次轮换。

近五年时间,正商实业换了四任CFO。2016年9月,黄瑞洋辞任正恒国际控股首席财务总监,张世泽接任;张世泽任职仅半年时间,就辞去该职位,改由陈志强任职;陈志强于2018年5月辞职,同年11月20日,郭柏成替任上述职位。

事实上,公司人事变动是正常操作,但正商实业连续几年出现了管理层“打包式”的跳槽、离任的现象,难免受到关注。

分析人士向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企业留不住人,尤其是留不住CFO,与自身的发展速度、资金状况、盈利能力有很大的关系,尤其是在当下,房地产融资面临周期波动,企业要承受的压力更大,这又会倒逼管理层承受压力。

事实上,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突袭,全国房地产市场一度停摆,工地停工、售楼部关闭,线下卖房陷入一篇萧条之中,房企的推盘、销售节奏被打乱。

上述分析人士提到:“市场存在不确定性,但企业对管理层的考核指标不变,就容易出现企业与管理层难以达成同一期望,最终导致频繁的离职现象”。

艰难的中小企业

资本寒冬下,越来越多地产人卷入到离职潮当中。

有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有超过500名地产高管职务变动、200名高管离职,七月单月,离职的高管超过30名,职务变动的超过80名。

对地产人而言,熬过这个寒冬,或将有无限种可能,但能不能挺过严寒,估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

分析人士提到,CFO的职责主要是找钱和还钱,但近两年房企融资难、融资贵成为最大的痛点,加上今年疫情叠加偿债高峰,企业愈发艰难。

从中报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时代中国收入149.25亿元,同比下降6.4%;归属股东净利润15.36亿元,同比减少3.6%。债务方面,其一年内到期借款为241.46亿元,去年同期为185.97亿元,同比增29.84%;二至五年内到期为人民币338.88亿元;五年后到期为6.86亿元。

债务激增、频繁发债、融资成本上升……对时代中国而言,桃色事件无疑是其CFO频繁更换的直接导火索,但究其根本,仍是企业发展难题导致。

至于正商实业,自2015年借壳上市至今,正商集团在资产注入方面仍未泛起一丝涟漪,企业发展依旧平稳如镜。

时代、正商CFO们的春秋轮转

时代、正商CFO们的春秋轮转

数据来源:企业财报、观点指数整理

据悉,正商实业前身是恒辉企业,2015年,在正商集团上市失败之后,通过收购恒辉企业完成了曲线上市。上市后,正商实业依赖母公司正商集团进行资产注入、配售股份,但至今仍发展的不温不火。

截至2019年全年,正商实业录得收入88.87亿元,同比增长约1378%,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约为11.52亿元,同比增长约3742%。销售方面,录得签约销售额518.7亿元,位列观点指数排行榜的63位。

2020年中期,该公司录得收益约22.38亿元,同比增长约582.4%,拥有人应占溢利约为1.1亿元,这一数字较2019年增长约194.3%。据观点指数发布的1-8月销售TOP100榜单,该公司前8月录得销售额239.7亿元。

其实,正商实业较借壳上市之初已有很大提升,但在动辄千亿的地产行业,正商的规模依旧无法与大型房企相提并论。

盈利能力无法大幅提升同时,该公司的负债状况也值得考究。据悉,截至今年中期,正商实业借贷总额约304.48亿元,较2019年末286.83亿元增长约6%,其中一年内到期负债约187.6亿元,较2019年末154.1亿元增长约21.7%。而公司现金及银行结余总额约为41.68亿元,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事实上,高管频繁变动的现象在中小型房企当中更为普遍,一方面是企业自身发展缓慢,另一方面,国内房地产市场走向下半场,过往买地、融资、卖房的粗放型模式正在触顶,资源不断向头部房企聚集,中小房企的机会越来越少,正商实业就是其中一个典型案例。

显然,时代、正商的管理层轮换当中,折射出行业洗牌的加速以及企业发展空间受到挤压。

与此同时,正商实业旗下的物管公司兴业物联也开启了新一轮人员变动。

据悉,9月8日,兴业物联公告披露,公司财务总监兼公司秘书陆爽已辞任秘书及授权代表职务,由梁家凝接任,后者原为正商实业财务总监。

业内人士预测,陆爽或将逐渐从兴业物联抽身,梁家凝有可能成为该公司下一任CFO。

至于正商实业的空缺,有业内人士猜测,正商实业的做法或将与时代中国相似,由“熟人”陆爽上阵。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优云推广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优云推广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