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减记,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或进一步上升

2020-11-17 20:07:59浏览:96编辑:军武一线

记者贺向军 实习记者 丰凤鸣 报道

11月13日,包商银行于中国货币网披露《关于对"2015年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二级资本债"本金予以全额减记及累计应付利息不再支付的公告》,以及央行发出的《关于认定包商银行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的通知》。公告称因被认定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包商银行对已发行的65亿元二级资本债券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尚未支付的5.86亿元累计应付利息不再支付。

包商银行风险处置工作过程中,监管通过多渠道已和市场充分沟通破产清算预期,上述公告的发布早有预兆。不过,考虑到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是目前行业首例,其给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发行带来的影响值得关注。

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面临着一定困难,而通过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是当下银行主要"补血"渠道之一。机构指出,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触发减记事件为历史首单,预计后续二级资本债的信用利差可能进一步分化,机构投资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更为审慎。造成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难、资本工具发行成本高、市场化投资需求减弱等不利影响。

二级债是中小银行重要资本补充渠道之一

今年疫情的冲击,让中小微企业的经营和现金流受影响明显。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监管多次发声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企业的信贷投放力度。

11月10日,银保监会披露的2020年三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42.0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4.8万亿元,较年初增速26.5%。

信贷投放的扩张,同时加快了银行资本金的消耗速度。普华永道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上市银行各级资本充足率呈现明显下降趋势。根据上市银行最新披露的三季报数据,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有26家A股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出现下降,其中7家银行下降幅度在1个百分点以上。

相比上市银行,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更加有限。而这4000多家中小银行,又是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服务民营企业、小微企业、"三农"工作中不可替代的主力军。区域性中小银行也因此面临更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据了解,商业银行资本金来源总体分为内源性和外源性。当前金融让利实体经济政策不断落实,银行净息差明显收窄,净利润增速承压、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能力下降。在此背景下,利用其他一级、二级资本工具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性逐步凸显。从具体工具来看,我国商业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方式主要是优先股和永续债,补充二级资本的工具包括二级资本债和超额贷款损失准备。"二级资本债由监管部门批准即可发行,也不像超额贷款损失准备那般需要以牺牲利润为代价,因此逐渐成为银行,尤其是非上市中小银行提高资本充足率的重要工具。"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通过二级资本债发行补充资本的银行共计达29家,发行金额总共不超过3783.5亿元。其中城商行和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占了绝大多数,为23家。但从发行规模来看,少数几家国有大行和股份行的发行规模占了总额的近78%。区域性中小银行获批发行的二级资本债金额明显较小,例如山东泽州农商行仅获批发行不超过3亿元的二级资本债。

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上述情况说明目前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来补充资本并不能完全帮助中小银行"解渴",中小银补充资本的压力巨大。建议进一步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加大资本补充力度。

历史首单二级债全额减记事件影响几何

"二级资本债具备一定的转股或者债权灭失条件,这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巴塞尔委员会讨论后定下的基调。"一位银行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简单来说,就是二级资本债作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的一类要能够吸收损失。

根据二级资本债的减记条款,当触发事件发生时,商业银行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对二级资本债本金进行全额减记,任何尚未支付的累计应付利息亦将不再支付。当债券本金被减记后,不可再被恢复。"这种情况下发行人并不违约,投资人也不能获得任何追偿权。"

此次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事件为历史首单。公告称,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认定包商银行已经发生"无法生存触发事件"。包商银行拟于11月13日对已发行的65亿元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计应付利息不再支付。包商银行已于11月12日通知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授权其在减记执行日进行债券注销登记操作。

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减记,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或进一步上升

"过去减记条款一般被认为很难触发,实际上随着我国金融市场化改革、打破刚兑,监管对部分中小银行积聚的区域性风险出清,商业银行触发减记条款的风险是在大大增加的。"一位金融行业分析师这样表示。

记者了解到,市场对于包商银行全部减记事件也基本在预期内。这主要是监管前期做了大量工作,包括通过包商银行接管组记者会、《货币执行报告》等渠道已和市场充分沟通破产清算预期,以及贵州银行2019年12月公告称对存放在包商银行的同业存款计提减值损失。

但此类风险事件的发生,也引发了一定的市场担忧。广发证券市场分析师认为,包商银行事件的发生,或让银行信用分层现象更加严重,资质较好和较弱的银行资本工具发行利率可能出现显著分化,加大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困难度。

还有观点担心市场对于中小银行资本工具投资的信心受影响。有机构认为,自包商银行事件以来,已有数家中小银行宣布不予赎回二级资本工具,锦州银行、恒丰银行、甘肃银行等事件对中小银行资本工具发行可能产生系统性影响,机构投资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更为审慎。造成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难、资本工具发行成本高、市场化投资需求少等不利影响。

另外,从公司治理方面看,有人士指出,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虽然是极个别现象,但反映的是中小银行存在的金融乱象。中小银行资本工具风险暴露,本质上还是公司治理缺失导致的定位异化和发展模式偏差的结果。提高当前中小银行的经营管理水平,是从根本上消除风险隐患的关键。今年5月底,金融委办公室发布11条金融改革措施,提出要出台《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就提到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加快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多渠道筹措资金,把补资本与优化公司治理有机结合起来。

包商银行65亿二级资本债减记,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或进一步上升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优云推广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优云推广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