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拍摄门槛越来越低的今天 电影学院应该做什么?

2020-10-16 12:26:51浏览:10编辑:南北看客

因为疫情的原因,今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取消了“平遥一角”单元。在往年,这是属于国内各个电影学院学生们的节日狂欢。在平遥电影宫的一个独立空间里,学电影的年轻人在这里放映自己的短片作品并相互交流。

尽管今年为了减少更多人的聚集,这个单元的活动没能举办,但电影教育的话题没有缺席。10月13日,“电影教育对话:全球化背景下的本土电影”在平遥电影宫论坛空间举行,来自北京电影学院、上海大学、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山西传媒学院等机构的教学负责人共同探讨关于当下影视行业人才培养的种种话题。

拍摄门槛越来越低的今天 电影学院应该做什么?

传统电影学院的招生和教育方式,必须改革了

已经78岁的谢飞导演,多年来执教于北京电影学院,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电影导演。这位中国的第四代导演一上来发言,就提出了一个严肃而发人深思的问题,“我退休很久了,但是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传统电影学院本科教学模式必须彻底改革了,再不改革就落伍了。”

拍摄门槛越来越低的今天 电影学院应该做什么?

谢飞梳理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培养成果”:自己所在的60班,“24个人入学,19个毕业,多数人拍过一到两三部;78班,导演系28个人,当过导演的达到了89%,只有三个人没有当,这就是成果率非常高。85届王小帅、娄烨他们那班,成果率也非常高,67%;新世纪以来,就不成了,93班还可以,成果率是33%;01班25人,02班那个班当时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只招了八个人,一个当导演的都没有……”

这种“转换率”也许反映了某种从招生环节就开始的“落伍”,谢飞谈到,过去的中国电影学院教育是接受莫斯科学院的模式,在电影制作里分得非常细,高中毕业考进来就是分了编导、影视的专业方向,“文革”后也尝试借鉴欧美的综合方式,“但是借鉴了一部分,又发现很难打破我们的固有的一些观念,这样又延续到今天。”

如今的电影创作专业,无论是导演还是编剧,都是依靠高考的艺术类专业招生,而在影像和视频技术极为普及的今天,这种“专业门槛”其实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相反的,在本科阶段去定一种“创作”的分工,似乎就显得为时过早和没有必要。

谢飞谈到,“不像那些需要传统要童子功的艺术,影视传媒专业的本科生就应该大学普遍招生,选文科理科智商最高的人进来,而不要用艺考,不要降低分,因为传媒是未来世界每一个现代人都要用的手段。还用苏联的细分科方法,真是浪费学生的生命。”

同时,谢飞还提到,本科应该更注重“综合培养”,“我们回过头来反思,在十八九岁的高中生,你在本科阶段,就定他的专业,是不是科学呢?我们教学的成果率越来越低,而现在拍摄数字技术各方面,手机都可以用了,没有进你这个圈的,他一样也可以学到。所以我建议应该影视本科就是叫影视制作综合培养,头两年通识教育,后两年偏重专业,而精英培养是在硕士阶段,就是已经工作一段了,本科完了你又再回来。”

同样来自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的教授、系主任黄丹也从自己的教学实践中发现这样的现象,“我们系里有几种学生:本科生、研究生跟进修班,我每次上课效果最好的是进修班,跟你的交流那个热烈、那个反应,有时候本科生你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上课没反应,下课就走了。所以的确是应该让那些有志于学电影的人,他经过一定的年龄、阅历等等熏陶以后,再来做一些事情他可能会事半功倍。”

新时代的电影教育探索有哪些方向

对于北京电影学院,这所亚洲电影的最高学府之一,执教者们已经意识到,“不只是影院电影是我们的目标,视听制作,视听艺术是一个综合培养的学科。”

而与会的其他从事电影教育的人士,也提出了当下中国电影在人才培养方面作出的努力。

上海大学党副校长龚思怡谈到与温哥华电影学院合作办学的初衷,2013年上海政府决定提振本地电影产业,“当时中国电影行业都比较薄弱的是后期制作,从产业的角度找一个突破口,也相应要培养产业发展需要的人才。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由政府来主导,就引进了加拿大的温哥华电影学院。”这所学校正好是注重后期制作,又比较“短平快”,一年制的密集性的教育,但一年的课程相当于一般大学本科两到三年的专业课程量,这个学校也不放假,每两个月为一个学期,引进北美教学体系和外教英文授课,一年上完就经历了六个学期的学习。

从北京电影学院的教学体系走出,如今受邀担任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院长的贾樟柯,谈到在这所学校任教的感受,“是在两种体系里面互相对望,我觉得每一种体系可能都有优点,也都有缺点。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的优点是高度的专业化训练,以动手、以实际操作为出发点,声音设计、影视制作,制作里面又分摄影跟导演方向,也有表演、化妆,都是非常注重实际操作的。师资大部分是北美来的,都有在好莱坞有工作经验,对于工业的流程、工业的管理控制要求都烂熟于胸,能带来专业性职业的态度和职业经验。”

拍摄门槛越来越低的今天 电影学院应该做什么?

而贾樟柯很快又要多一个电影学院院长头衔加身。山西省决定依托山西传媒大学建立山西电影学院,院长同样将由贾樟柯担任。对于这所家乡的电影学院,贾樟柯同样寄予厚望。平遥国际电影展经过四届的积累,为打通山西的电影教育和产业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山西传媒学院院长李伟介绍,山西电影学院将采取“一体两翼”的建设模式,以山西传媒学院现在的主校区为主体,同时建两个教学实践基地,一个就是在平遥,另一个在汾阳的贾家庄,前者作为拍摄基地,后者将建成一个可容纳数百人的独立书院制校区, “在一体两翼的基础上将采取2的教育模式,一二年级在校本部来进行专业和公共课的教学,在完成的基础上,在汾阳贾家庄聘请行业内的著名导师过来成立大师工作室,由我们现有的学生和导师进行双向选择,进入大师工作室进行在专业素养方面的强化,通过一年的强化,在第四年我们分别到两个基地去进行一些影片的创作。”据悉,山西电影学院预计于2021年元旦前挂牌成立。

拍摄门槛越来越低的今天 电影学院应该做什么?

毫无疑问,在电影制作门槛不断降低,创作权威不断去中心化的今天,电影人才培养面临的挑战使得电影教育行业也不断地改革,以不同的形式面貌投入到人才输送的生产线上。谢飞导演表示非常乐于看到这些新模式的尝试,并建议进一步将电影教育辐射向“蓝领”范畴。“影视传媒中有大量的蓝领没人教,我觉得应该有中专、大专,初中生毕业了来学照明、学录音、化妆、制作,他们很快就可以工作,同时他们要有人文修养,那么工作一段也可以往其他更高的层次走。这个我觉得是电影学院要做的。”谢飞表示自己也在反复向北京电影学院方建议,在怀柔设立校区,“周围农村那么多孩子,其实这些蓝领工作在这个事业里能挣很早的工资,也是很有地位的。应该全面看到影视传媒行业的多层思维,不能仅看中学校出了一个导演或一个明星,其实整个行业不科学,才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优云推广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优云推广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