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2021-04-08 19:30:58浏览:26编辑:财经大作手

前段时间,我一兄弟请姑娘回家喝酒,拿出了自己珍藏已久的单一麦芽威士忌。

本以为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没想到姑娘只喝了一小口就险些呕出来,表情管理完全失控,五官瞬间拧在一起。

结局是他自己喝了半瓶,逼逼赖赖了半宿。姑娘实在不想跟醉鬼多说一句,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他竟然还问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反问他:‘几个菜啊,喝成这样?’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试想一个美妙的夜晚,你终于将姑娘邀请到了自己家。

一起喝一杯,就是那临门一脚,成败在此一举。喝好了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喝不好就是‘我觉得太快了’。

那么请姑娘在家喝酒,到底应该喝点啥?

度数太高的烈酒,比如白酒、威士忌、伏特加就根本不用考虑了。这简直是比逼着姑娘喝中药还过分。

当然,也别把夜店里那一套带回家,没有人真的觉得野格兑红牛好喝。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如果要选一款姑娘也爱喝的烈酒,我首推‘Gin - 金酒’。

金酒是烈酒里最容易入口的,也没什么特殊的礼仪,喝起来一点都不麻烦。

另外,很多鸡尾酒的基酒都是金酒。拥有金酒,你甚至可以自学成才,做一个野生调酒师,给姑娘露一手。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种男女通杀的酒——金酒。金酒应该买什么牌子?以及如何把金酒喝出花样来?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英国的酒吧星罗棋布,走10米就能路过3家。而每一个英国酒鬼,最离不开的就是金酒。

虽说苏格兰威士忌名满天下,但伦敦金酒也不遑多让。连90岁高龄的女王,没事也得整两口金酒。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女王都爱的金酒,到底有什么不同凡响之处?

金酒,又被称为杜松子酒,是一种以谷物为原料经发酵与蒸馏制造出的中性烈酒基底,增添以杜松子为主的多种药材与香料调味后,所制成的一种蒸馏酒。

金酒主要调味成分是杜松子,它是杜松子树的莓果。而杜松子其实是一种草药——中医让你吃人参,西医当年就吃杜松子。

荷兰的医生把杜松子当作利尿、解热与治疗痛风的药材来使用。早在16世纪以前,荷兰就已经制造出杜松子酒,用于治病救人。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我怀疑‘药物滥用’这个词儿,就是从杜松子酒开始的。

16世纪中期,荷兰商人Lucas Bols发现商机,开了家‘Bols - 博斯酒厂’,把杜松子酒从药品变成了商业化的饮料。

直到今天,Bols仍然是荷兰式杜松子酒的主要生产大厂。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荷兰生产的Bols杜松子酒

与动辄标价几千甚至上万的苏格兰威士忌比起来,百元段位的金酒实在是太亲民了。金酒为何这么便宜?还是要简单讲讲历史。

虽说是荷兰发明了杜松子酒的配方,但它能发扬光大还是靠英国的酒鬼们。

荷兰与英国很近,英国的船员将金酒的概念带回英国,并将其名称简称为较容易发音记忆的‘Gin - 金酒’。

真正让金酒在英国遍地开花的关键人物,是玛莉女王的荷兰丈夫威廉三世。

在当时,英国和荷兰组成的联合王国与法国之间开战,抵制法国进口的葡萄酒与白兰地。而英格兰本土的谷物制造的烈酒却得到了免许——不需要许可证,谁都能造。

于是,不适合酿造啤酒的劣质大麦,统统被用来制作金酒,价格自然非常便宜。在1695年至1735年期间,金酒在英格兰各地兴起,这一时期被称为‘金酒热 - Gin Craze’,穷人们能醉生梦死全靠它。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Hogarth‘sGinLane-金酒巷,1750年

当时,在伦敦的15,000个饮酒场所中,超过一半是金酒吧。一杯金酒的价格甚至不如一杯牛奶的价格。甚至有酒馆还贴出了这样的广告——

‘Drunk for a penny, Dead drunk for tuppence, Straw for nothing’

大概意思就是‘一便士醉生,两便士梦死,如果没钱,进来我请你喝。’

英国自此一跃成为最重要的金酒生产国,甚至比荷兰更青出于蓝。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酒的生产逐渐规范。现在,欧盟的法律将其分为四类——

Juniper-flavoured spirit drinks -杜松风味烈酒

杜松风味烈酒,是用杜松子浆果对农业来源的乙醇或谷物酒精进行调味的烈酒。它的ABV不应低于30%。

杜松风味烈酒也可以使用‘Wacholder’或‘Ginebra’的名称销售。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Wacholder

Gin - 金酒

金酒,是将天然香料添加到中性烈酒基底中而制成。其主要风味必须是杜松子,ABV不应低于37.5%。

金酒的中性烈酒基底是柱式蒸馏得到的。柱式蒸馏从水中连续汽提酒精,但也会损失其他构成香气的分子。伏特加就是柱式蒸馏的产物,喝起来跟酒精灯没什么区别。

而金酒在中性烈酒基底之上,添加了药材与香料等成分,所以口感要丰富得多。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Distilled gin -蒸馏金酒

蒸馏金酒,要求中性烈酒基底最低为96% ABV,且需要以杜松子为原料蒸馏,不能简单地靠添加香精或调味剂。

蒸馏金酒的制作工艺类似于白兰地和威士忌,最低瓶装酒精度是37.5%。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London gin - 伦敦金酒

根据欧盟规定,London gin必须使用每100升不得超过5克甲醇的优质中性烈酒为基底,经再次蒸馏获取天然原料香气后的酒精度需为70%以上。

原本的规定是,London gin不允许添加其他增味剂,所有风味仅能于蒸馏过程中获得。

2019年4月,欧盟修改了London gin的标准,允许添加增味剂了。但是其中不能添加染色剂、每升酒里添加的糖份不能超过0.1克,最低酒精度为37.5%。

2019年之前,London gin和London dry gin是一个意思。但是标准修改之后,London gin里面能加糖了,所以London dry gin一般指没有另外加糖的。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London dry gin是最传统的金酒,也是所有金酒的基准。它酒体清淡、芳香四溢、具有非常明显的杜松子香气。

需要注意的是,London gin只限制工艺,不限制产地。只要符合标准,无论产自何处,都能标注为London gin。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曾经,金酒是穷人的良药。几个世纪过去,金酒已然摆脱了劣质便宜的形象。今天的每一家鸡尾酒吧,金酒必不可少。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目前,全球有6,000多个品牌生产金酒,远超威士忌和伏特加的品牌数量。据福布斯报道,金酒的热潮从2017年开始,如今已经成为了增长最快的烈酒品类。

与动辄要陈年的威士忌、葡萄酒比起来,金酒的价格显得非常亲民。有些便宜的金酒,一瓶甚至不超过一百元。

但若是买回家请姑娘喝,或者哪怕平时只有自己喝,我都建议你喝点好的。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那么,价格高的金酒到底贵在哪里呢?

前文我们已经说到,欧盟把金酒分成四类。制作工艺更精细复杂的‘Distilled gin -蒸馏金酒’和‘London gin - 伦敦金酒’,价格自然比直接加添加剂的普通金酒更贵。

与此同时,金酒对于风味并没有严格的规定——除了杜松子,酒厂可以改变配方,赋予金酒更丰富的口感。柑橘类、花香、胡椒、香草、坚果等,都是常见的口味。据统计,有超过500种不同的植物化合物能够用于杜松子酒的调味。

在风味上的改良和创新,也是一部分金酒价格更高的原因。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目前,很多金酒酒厂选择使用当地特有的植物和香料,以增强金酒的风味特征。所以,不同产地的金酒,味道也不尽相同。

话不多说,接下来就推荐几款值得一尝的金酒。

TheBotanist- 植物学家, 46% ABV

想喝正宗的伦敦干金,我首推植物学家。

大名鼎鼎的‘The Botanist - 植物学家’,来自苏格兰的‘Islay - 艾莱岛’,是伦敦干金的经典之作。植物学家选用9种传统香料和22种植物香料,都是艾莱岛上的野生植物。

植物学家金酒使用艾莱岛上的泉水进行蒸馏。然后,酒精蒸气会通过细腻的芳香叶子和花瓣,收集这些野生植物的芳香,包括薄荷、洋甘菊、接骨木花、金雀花、绣线菊、留兰香叶、百里香叶等。

植物学家的口感有种清新、干净、像春雨过后的岩石海滩上的海风,细品之下,层层叠叠的花香会逐渐展现。植物学家金酒售价在300-500元不等。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Hendrick’sGin-亨利爵士,43%ABV

亨利爵士金酒的最独特之处,是酒中的玫瑰和黄瓜香气,其灵感源于英式下午茶——花园中的玫瑰和三明治里的黄瓜。

苏格兰盛产威士忌,但当地做金酒也是一把好手。亨利爵士金酒和格兰菲迪威士忌、百富威士忌是一家人,都是格兰家族的产业。

所以这也是一款极富英式风格的金酒,售价在300元左右。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Monkey47,47%ABV

Monkey 47层次丰富、果味浓厚,非常适合纯饮。

Monkey 47来自德国南部的黑森林。之所以叫‘47’不是因为酒精度,而是因为酒里含有47种植物成分——除了杜松子来自托斯卡纳之外,其他都是德国黑森林里土生土长的植物。

苦橙、黑莓、洋甘菊、肉桂、丁香、薰衣草、玫瑰果。。。Monkey 47几乎把森林里所有能吃的东西都用上了。所以在这款酒里,你能喝到植物、水果、香料的复杂香气。Monkey 47的售价在400元左右。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巷贩小酒,46%ABV

巷贩小酒,真正的made in China,值得力荐。虽然2016年才成立,但是它凭借独特的中国风味迅速走红。

巷贩小酒属于‘Craft Gin - 精酿金酒’。与精酿啤酒一样,精酿金酒在工艺上要求更高,比较小众,产量也少。

巷贩小酒采用了中国土生土长的植物原料,包括云南手摘金色玫瑰花蕾和内蒙古雪山野椒等,自成一派。每瓶售价在300元左右。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其实金酒还有很多品牌可选,比如‘Tanqueray -添加利’、‘Beefeater -必富达’等等。喝金酒,就正如走进了一片花园,值得细细品味。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金酒,被称为‘鸡尾酒的心脏’。如果家有金酒,不但能纯饮,还能小露一手,为姑娘亲手做一杯鸡尾酒。

征服了姑娘们的味蕾,你就征服了这个夜晚。

接下来,我们就推荐几款适合以金酒为基酒的鸡尾酒。不仅好操作,也很难在味道上挑出毛病。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Gin&Tonic-金汤力

以金酒为基酒的鸡尾酒,金汤力的大名没有人不知道。

酒量好,不换酒,能跟姑娘喝一宿。

作为最好操作的混饮鸡尾酒,只需要4步——装大半杯冰、倒金酒、倒汤力水、切一角青柠檬,搅一搅齐活。如果家里有黄瓜,也可以加点,增加金汤力清爽的风味。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冰凉凉的冰块会让杯壁雾蒙蒙的,酒液被冰块冻得干净清透,里面还会有一角青柠块,缓缓散发出香气,与杜松子的香气混为一体。无论使用哪种金酒,加上汤力水之后碰撞出的酸橙油味,芬芳四溢,喝一口,甘冽中微苦,又有一点酸,凉凉的口感,舒服。

如果想迅速喝到位,就多加点金酒;如果不胜酒力,金酒就少一些。几杯下去,你们就可以开始畅聊人生了。

Gin Fizz - 金菲士

‘Gin fizz’的原意,意指嘶嘶作响的气泡声,因为里面含有苏打水。而原始的金菲士是苏打水柠檬汁、糖、以及金酒。

这款鸡尾酒由美国人Henry C。 Ramos首创于1888年。他的酒吧‘the Imperial Cabinet Saloon’,高峰时段有20位调酒师同时制作金菲士,足以见得它的受欢迎度。

这杯鸡尾酒必须使劲摇,一整个晚上所有调酒师手持Shaker不停地制作金菲士,在当时还被戏称为‘Shaker Boys’。

当然,你也可以在家做姑娘们的‘Shaker Boy’。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金菲士的配方需要45ml 金酒、25ml 柠檬汁、25ml 糖水和苏打水。柠檬汁尽量用新鲜的青柠汁。

原材料简单,但是你还缺一套专业的调酒装备——包括摇酒器、量酒杯和吧勺。网上有的是,随便买即可。比例按照配方,就不会出错。制作过程会使用到摇荡法和搅拌法直调,摇时间长了肱二头肌也能跟着练练。

又甜又酸有度数,喝起来口感也不会很浓厚,清爽的口感非常适合喜欢喝小甜水的姑娘。

Tom Collins - 汤姆柯林

如果说不仅想让姑娘喜欢喝,还想满足她拍照发朋友圈的小心思,这杯‘Tom Collins - 汤姆柯林’就能让你家夜晚的阳台,成为姑娘的打卡圣地。

作为一款拥有百年历史的鸡尾酒,按照原始的说法是需要准备‘Old Tom Gin - 老汤姆金酒’。现在用伦敦金酒代替即可。

和金菲士一样,汤姆柯林同样摇。如果你是一个经常在家喝酒的男人,这套装备一定要准备。

邀姑娘居家小酌 没这种烈酒别怪她零点前想走

汤姆柯林需要45ml伦敦金酒、20ml糖水、15ml柠檬汁。严格意义上,汤姆柯林应该使用12oz的科林斯杯。如果家里没有,一个容量差不多、漂亮的竖杯一样可以让这杯酒展现出应有的颜值。

最后用冰镇苏打水倒满杯子,加一些姑娘们喜欢的小樱桃等装饰物一点缀,完美。

其实以金酒为基酒的鸡尾酒还有很多种,比如‘Dry Martini - 干马天尼’、‘Negroni -尼格罗尼’、‘Singapore Sling - 新加坡司令’等。不过这些我还是建议你到酒吧去喝,别难为自己。

以上,是今天的金酒指南。风味独特、价格亲民的金酒,绝对是居家必备之良品。

在酒精的作用下,你和喜欢的姑娘能说说心里话,这个夜晚就已经足够美好。

顺其自然,享受金酒的快乐吧!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优云推广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优云推广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