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2021-04-08 19:30:53浏览:49编辑:一品财经

可是无论表友还是品牌,都常常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字体。

作为腕表外观的重要组成部分,时标字体的设计彰显了审美水平,更决定了一枚腕表的辨识度。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腕表字体设计背后的故事。以及百达翡丽、爱彼、劳力士等品牌的字体都是怎么来的?

制表师都是大师级的手艺人,为什么偏偏没几个在字体上下功夫?

在设计行业,有些规则是无可妥协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细节是一切,即使是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 那些别人可能为了追求效率或节约成本而选择性忽视的细节。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巴黎时装屋‘Hermès - 爱马仕’做工精致,价格昂贵,在品质上无可指摘。这就是为什么品牌在2012年开始设计Slim d’Hermès腕表时,在字体设计这个许多制表商忽视的环节上死磕。

当时,爱马仕的艺术总监Pierre-Alexis Dumas和创意总监Philippe Delhotal找到设计师Philippe Apeloig,希望在这款腕表的表盘上增加一个特殊的细节。

与所有爱马仕腕表一样,这款腕表将采用品牌标志性的衬线字体Logo。另外还有专为Slim d’Hermès表盘设计的独特极简风数字。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Apeloig与爱马仕团队合作,设计了一组数字,看起来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子切成两部分。数字‘2’的半圆形头部悬空在锐角上方;‘8’的两个圆圈上下分离。这款字体尽力弱化了字母感,清冷而简约。

‘我很小心地把握着分寸,’Apeloig说‘慢慢调整每个数字的形状,以达到理想的轻盈感觉。’Apeloig手绘了每一个数字,并精心将爱马仕的视觉语言灌注到这些形状中,他将其描述为清醒、现代和永恒。

‘我将组成数字的形状限制在圆形、折角、曲线、直线内’,他解释说。‘每一个数字都用一条连续的线画成,再在某个位置切割。这些切口不仅引人注目,也将每个数字还原为其基本部分,它们让“无声”变得可视化。’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爱马仕的腕表字体方案显得异常诗意。现实中,只有少数且越来越少的制表商会花心思为自己的表盘定制字体。大部分品牌只是将现成的字体排布在表盘有限的空间里。

例如,‘Patek Philippe - 百达翡丽’使用的是American Typewriter和Arial字体;法国品牌‘Bell & Ross - 柏莱士’将1980年的俏皮字体Isonorm用于其许多表款;‘Rolex -劳力士’使用稍加修改的Garamond字体作为其标志;而‘Audemars Piguet - 爱彼’则将它们的定制字体换成了拉伸版的Times Roman。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制表商使用原本为文字处理、标牌和报纸而创造的字体,凸显了腕表设计的一个核心矛盾:这些小小的机械装置将高雅的内涵隐藏在复杂的层次之下,而最显眼的要素字体排版,却往往是最末的考虑。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钟表界对排版细节的不重视,足以让一个字体设计师抓狂。‘他们的选择太随便了,’ 设计出Gotham和Mercury等著名字体的Jonathan Hoefler说。

‘最后你会发现,一块价值65,000美元的高级腕表,用的字体竟然和摩托艇或运动饮料上的一样。’

2019年,Hoefler设计了Decimal字体,灵感来源于手表刻字的黄金年代。在注意到古董手表的表盘上经常出现相同的独特字母形状后,Hoefler开始构思Decimal字体。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制作表盘是一个艰辛的微缩过程,在其上排布字体同样困难。表盘上的文字是通过凹版移印印刷的,把瓷釉从雕刻的硅垫上转移到凸面的手表表面上。

与在纸面上进行数字印刷相比,凹版移印步骤更复杂,精度也更低,这意味着字母需要进行一定的结构调整,以确保它们在微小的表面上清晰可辨。

‘我首先注意到的一件事,’Hoefler说,‘就是每块手表上的数字4都有着梯形的上端,这样能稍微增大字符内部的空间。’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工艺上的限制,再加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工匠懂得如何制作表盘,导致钟表界围绕着某些字体风格裹足不前。

比如18世纪由Abraham-Louis Breguet设计的宝玑Numerals半书法字体。即使到今天,你也能在精工和百达翡丽等品牌的许多表款中看到这种手写风环状字体的踪迹。

‘到了70年代末,不管是百达翡丽还是天美时,到处都用着同样的字形,’Hoefler补充道。‘这种风格跨越文化和价位,还不分国度,真是了不起。’Hoefler指出,这一切都在20世纪80年代发生了变化,当时设计师开始创造数码字体,能够拉伸到任何需要的尺寸。

突然间,你在《纽约时报》上读到的字体也可以出现在你的腕表上,这对生产效率来说是个福音,但对钟表工艺可不是。

今天,定制字体成了加分项,而不是标配。这使得品牌对此付出的额外努力更加值得称道。

例如,‘Chanel - 香奈儿’为其2016年推出的Monsieur系列设计了定制数字。实用主义的图形数字紧贴表盘边缘,瞬间跳时位置采用更大的同款字体。

‘我想要一种结构化、紧凑、精密、大胆、同时能够呼应电子数字的字体,’香奈儿制表工坊总监Arnaud Chastaingt解释道。‘我希望创造出的字体,能够展现香奈儿的男性气质,展现一种围绕力量和主见而散发的雅致。’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将现有的字体略加调整后借为己用是更为常见的做法。

‘A。 Lange & Söhne - 朗格’的字体已成为其腕表的标志特色。为了让这个高贵的德国品牌在1994年重装上阵,其设计师将Robert Wiebking在19世纪末设计的字体Engravers进行了修改,使其达到了全新的高度。

同样,极简主义德国品牌‘NOMOS - 诺莫斯’的大部分时计也采用了‘半重绘’的方式。NOMOS产品设计师Michael Paul说:‘不同的表款总会有一些不同的设计细节,所以如果总是拿同一个现成的字体来做,是不符合我们的设计理念的’。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NOMOS在Club系列中使用了Interstate字体,这是一种友好的无衬线字体,灵感来自美国州际系统的标志。NOMOS的设计师对字体进行了调整,加粗了笔画,并在数字的拐角添加油墨槽,以便让运动感的字体承载Super-LumiNova夜光涂层。‘只有这个粗细才能达到这种效果,’Paul说,‘而Tangente系列就无法添加涂层,因为它的数字笔画太细了。’

相比之下,Tangente使用极简主义数字,完全体现包豪斯传统。NOMOS的设计师拉伸了纤细的阿拉伯数字,营造出一种更加线性和理性的美感。

几十万的瑞士腕表 为何在字体设计上不走心?

即使是对字体的微妙调整也足以提升腕表的档次,不过那些全力投资定制字样的品牌对这个要素有着更高的期许。

‘这不仅仅是表盘上的数字,它反映出Monsieur腕表的性格特征。’Chastaingt在谈到香奈儿的决定时说。

毫无疑问,一块有着几十种复杂细节的手表可以传达质量和精湛的技术,但排版设计是一个简单却强大的视觉表达方式,直接折射出一个手表的气质。

出于这个原因,Hoefler认为,选用现成字体就是错失机会,将工匠精神延伸至手表最表层的机会。

‘直接打开Word挑一种字体就用的想法是非常不对的,’Hoefler说,‘最让人难过的是,这本是最容易做好的一道环节。’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优云推广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优云推广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