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美政治学家:“有效治理美国已经变成了一种不可能”

2020-09-11 12:42:10浏览:58编辑:假期快到碗里来

原标题:美政治学家:“有效治理美国已经变成了一种不可能”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西班牙《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9月1日发表了美国政治学家保罗·皮尔逊的题为《美国的功能障碍》的文章,在一个日益复杂和相互依存的世界里,有效治理的能力正在稳步提高,但多年来美国政府为大众利益服务的能力却在直线下降。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美国的政治功能障碍。相关内容摘编如下:

在富裕国家中,美国因其应对疫情的灾难性反应而显得“独树一帜”。其他国家都采取了必要措施,而美国的反应却是软弱和混乱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本应是动员和协调应对紧急情况的最佳人选,但他却选择了大肆造谣。

在一个已经因党派分歧而严重分裂的国家,特朗普将疫病大流行政治化,导致无法就实施基本公共卫生措施达成共识。对于一个长期占据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宝座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奇耻大辱。美国眼下遭遇的灾难性失败的大部分责任可以归咎于特朗普本人。

无论如何,美国的迟缓反应不能被视为偶然事件,而是以一种鲜明的方式揭示了该国社会肌体的萎缩。在一个日益复杂和相互依存的世界里,有效治理的能力正在稳步提高,但多年来美国政府为大众利益服务的能力却在直线下降。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美国的政治功能障碍,而这又是主要保守党不断演变的结果。

对美国政治功能障碍的各种分析往往把这种情况归结为党派的“两极分化”,但这就意味着,两党被理所当然地视为彼此的镜像,而当其中一个党派走向政治边缘时,功能障碍就会发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民主党向左迈出了适度的一步,主要原因是该党在保守的南方地区的存在感降低。按照国际标准,民主党属于中左派,或者说中间派。此外,民主党是一个渴望解决问题的政党,因此乐于进行谈判。

美国政治右派的情况则不同。在过去的25年里,共和党从一个传统的保守党派演变成了整个西方发达国家最极端的党派。它不屑于关注气候变化,不认可福利国家和国家监督制度,并坚定地致力于为富人和企业减税。这种立场使它即使在其他发达国家的保守党派中也显得与众不同。

共和党的“反体制”特征被特朗普雕琢得更加鲜明。总统及其盟友对民主的基础——媒体、法院、政治反对派等发起了攻击,而共和党内部几乎没有任何抱怨和抵抗。这种立场摧毁了所有规则,唤醒了西方民主倒退的幽灵。

共和党的极端化与种族和文化等因素都有关系。美国出现了推动右翼民粹主义发展的力量和怨恨情绪。这种相似之处是显而易见的,但美国右派的反应在几个关键方面与其他国家不尽相同。美国政治转型的关键因素之一是经济不平等的迅速加剧。这种不平等在过去40年里一直存在,并且在许多国家有所加剧,但任何国家都没有像美国这般迅速。

在“赢家通吃”的经济中,经济权力的集中促进了政治权力的集中。近几十年来,一个由实力强大、资金雄厚的右翼团体组成的网络在共和党内部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力。

共和党人紧紧围绕着财阀,采取了逆流而动的经济措施。特朗普以民粹主义者的身份向公民发表讲话,但在政府中却重用来自财阀集团和商业游说者网络的顾问。这对已经日渐萎缩的政府能力造成了进一步的伤害。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制度的弱点已经暴露无遗——联邦法院由越来越党派化的法官控制;以前中立的政府机构被极端政治化;特朗普总是有无穷无尽的借口来阻挠立法。但共和党内部却敢怒不敢言。

如今有效治理美国已经变成了一种不可能,因为美国的宿疾已经无法解决。之所以不可能,是因为共和党对经济和社会趋势的反应已经变得日益激进,而陈腐的政治机构也没有能力控制一个得到群众支持的“反体制”政党。

美国陈腐的政治制度使改革变得举步维艰。事实上,改革者每时每刻都会面临激烈的反对。

美国正面临着一个分叉路口,今年11月的总统选举将成为一个关键的转折点。然而,即便特朗普被选下台,美国政治局势恢复稳定也绝非一日之功。

美政治学家:“有效治理美国已经变成了一种不可能资料图片:5月21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拍摄的白宫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优云推广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优云推广对此不承担责任.